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沈鼎雍 敬造
 

千佛草堂的佛像印

前些日,在博古斋举办的“海上篆刻名家作品展”中,有一件佛像印颇受同行的关注。这是50件篆刻中唯一以佛像入印的作品,是印刀法简练概括,造型精确生动,方寸不到的印面上,一尊坐佛静穆安详、姿态自然,极小的面部上虽处理简略含蓄,然而眉目间依然生动传神,呼之欲出。这位佛像印的作者就是当今活跃于国内印坛的中青年篆刻家、千佛草堂主人沈鼎雍先生。

沈鼎雍自言其斋为“千佛草堂”,实在是有他坚定的毅力和魄力。十多年前,他投拜于韩天衡门下,年轻的他凭着对艺术的痴迷与一股冲劲,夜以继日地不断临写刻石,几年后终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说来也是有缘,一次先生的偶然点拨,使他慧心触发,从此便沉湎于佛像印的创作世界中。虽然,佛像的绘画与石刻艺术传入我国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但以佛像入印的历史并不长。清代个别的篆刻家即便有所涉猎,也只是偶一为之;当代印家来楚生是位肖型印的大师,但他留下的佛像印我们所见的也仅三四十方而已。这就意味着沈鼎雍在佛像印的创作中,没有太多的现成资料可临摹,要学习,必须追本溯源。因此,鼎雍四处搜求资料,潜心钻研佛像的造型、神态、意韵等,以十年的苦功,垂帏奏刀,终于创作了千余方姿态各异的佛像印!无愧于“千佛草堂”的斋号。

鼎雍兄与我相识多年,虽过从不算甚密,但每次见面所谈内容,必以书刻为主调。他曾说起,佛像印的创作,其关键难在形神兼备和虚实相应。“刻佛像印切忌面面俱全,也不能形神俱散,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应注重神态意境的刻划,意到即止……”应该说这一点,他把握得还是相当不错的。在最近几年的国内书法篆刻专业大展中,沈鼎雍那独具一格的佛像印崭露头角后,时为行家所褒奖。评者论起他的佛像印作品,看重的就是“神韵”二字。

沈鼎雍谦和低调,绝少露面张扬,以致许多人都不认识这么一位篆刻高手。其实除了佛像印外,他篆刻的元朱文、鸟虫印都有相当水准,数月前,他创作完成了一套“心经佛像印谱”,54方印章将经文与佛像妙手融合,每一句经文配佛像一尊或数尊,形态各异,神采飞扬,这套印谱映现了鼎雍兄心裁独出的创作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