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自由意志,但人是脆弱的,需要依附更强大的意志

现在文艺青年信个佛已经成了一种时髦,在赶时髦之前,读读这本《佛,到底讲了些什么》,可以装得更像一点。这是本书最大的价值所在。

它跟姐妹篇《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一样,是通俗易懂的入门级读物,之所以让人容易读进去,是因为它既没有理性到佛学专著那样太过学术生涩,又没有特别感性到像佛教宣传小册子,基本上是作者做了大量案头工作,嚼碎了喂给你吃。

这本书介绍了一些基本的佛教概念:万法性空、轮回、无常、无名等佛教术语;还介绍了一些佛教历史,比如佛教的渊源婆罗门教等教,重点放在佛教在中国的传播,以及中国僧人对佛教教义的“中国化”上(遗憾的是,该书没有简要介绍一下时髦的藏传佛教,而是把范围定在汉传佛教);最后,还是用了一些哲学工具,对佛教的可信与可疑进行了自我辩论。

在介绍汉传佛教的历史时,讲了很多小故事,和我以前一直似懂非懂的佛教谚语等,用故事性的写法介绍了汉传佛教的各个“门派”——华严宗、天台宗、禅宗、密宗、唯识宗等等。随着阅读的深入,发现佛教是一门逻辑严谨、讲究理性(虽然最终抛弃了理性)的学问。

特别的收获是,有一章专门讲了佛教对“程朱理学”——即逻辑化的儒家思想的表达的贡献,理学的思想资源和思考工具来源于佛教,确切的说可能是禅宗。

可惜的是,读完全书后,因为汉传佛教流派太多,我已经忘记了大部分这个宗那个宗的区别,基本上没记下什么具体的东西。

不过在作者不厌其烦地对佛教基本教义的讲述中,对有些日常佛教的概念有些清楚:比如佛并不在乎你给不给祂捐钱之类的。

特别要记一笔的让我记忆深刻的传奇故事是,作者对玄奘取经的介绍。跟大家都知道的《西游记》版本不同(甚至让我再回忆《唐皇游地府》都品不出来味了),真实玄奘取经的经历有另一种层面上的传奇性,真实震撼人心。

他不是在唐太宗的授意下取经的,唐朝开国的时候是“捧道抑佛”的,他完全不是“公费留学”,而是在自己的求知欲和对灵魂探索的冲动下的自发行为——他出国时,唐太宗还没有上位。

而且他出国时,唐朝为了防止民众自由流动导致的税收流失,严令禁止没有护照的出国,没有批准玄奘的出国申请——他没有官牒!他的官牒是龟兹国的!

他怎么出去的呢?他偷渡出国的!

关于他偷渡这段真实震撼人心,简直是现在好莱坞拍的电影——一个手无寸铁的和尚,完成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在官兵的严密监视下,在一千多年前的科技条件下,在荒芜缺水的沙漠中偷渡!

他一个人,在偷渡之前马就死了,找的新疆人向导还被判了他,他只能徒步。在大沙漠中,设有唐帝国的岗哨,只有岗哨下面有水,虽然岗哨的将军被他诚意感动帮助了他,但他居然在沙漠里把水弄洒了!

如果说真的有神迹,那就是玄奘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还运回了经书。他自身的经历向我们证明了佛在冥冥之中的存在啊!

这套经书的名字叫《瑜伽师地论》,玄奘以此开创了“唯识学”(又名“慈恩宗”),可惜,这个流派的佛学失传了。但真实的玄奘为了信仰的行为,真实感天动地,有那么一会儿,我都想皈依佛门了。

但作者非常狠心,在倒数第二章还是倒数第一章,用哲学工具说明了自己的怀疑,得出了非常有意思的观点:

那就是,他从左往右画了一个坐标轴,最左边是机械唯物主义,往右是辩证唯物主义,再往右的极限是主观唯心主义,超过这个极限的是——佛教。

这个坐标轴说明,人并不是绝对地拥有一种世界观,而是在这个轴上运动,所处的位置取决于,他们对自己把握未来能力的自信有多强大,越往右的位置,越不自信。

所以,年轻人大多唯物主义,年老人大多信佛。作者指出,在我们失去把握自己的能力、面对死亡的老年时,宗教是一个很好的归宿。

所以啊,那些对自己自信满满、活得兴致勃勃的文艺青年,还是考虑一下自己的自信心,再去选择装不装这个逼吧!

(Ps:作者特别棒,因为其实理性是把握不了终极“真理”的,作者是不可知论者,但是,作者只能选择理性说话的方式向读者介绍这门“很玄”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