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贡语

编辑 锁定
克林贡语(Klingon Language)是构造较为完善的人造语言。使用这种语言的克林贡人是一个掌握着高科技却野蛮好战的外星种族。克林贡语的发明者是美国语言学家马克·欧克朗(Marc Okrand)。
中文名
克林贡
外文名
Klingon Language, tlhIngan Hol(克林贡语)
产生时期
20世纪末期
语言类型
艺术语言
出    自
星际迷航》(Star Trek)
发明者
美国语言学家马克·欧克朗
流利使用者
20-30人[1] 

克林贡语简述

编辑
克林贡语的语法来自北美印第安人部落,接近于阿兹特克语系。 它采用了自然语言中最少见OVS语序,即宾语--谓语--主语。这与绝大部分自然语言的语序相反。克林贡语的发明者希望通过这种少见的语序来获得外星种族语言的神秘感。克林贡语使用标准的26个拉丁字母,也使用独有的克林贡字母,大部分单词长度比较短。尽管如此,克林贡语的词汇量依然相当大,包括有日常生活常用单词和符合《星际迷航》背景中的各种专有单词。

克林贡语承认使用

编辑
早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就编纂出了克林贡语的教材和词典作为《星际迷航》爱好者的收藏。很多痴迷于《星际迷航》的爱好者甚至使用克林贡语进行交流。由于其独特的影响,克林贡语已经得到了国际上的广泛承认,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克林贡语的出版物主要是和《星际迷航》相关的资料、包括莎士比亚著作在内的一部分文学作品、一些技术文献和克林贡语的教材和词典。一些西方国家有专门的克林贡语刊物和网站。Linux操作系统和国际互联网也将克林贡语作为其支持的语言之一。
克林贡语是被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承认的语言之一。克林贡语被收录在国际标准ISO 639-2中。语言代码是tlh。

克林贡语发音

编辑
a[a] 和英语father中的a相同。‎‎‎‎‎
b[b] 和英语及闽南语、吴语中的b相同,是浊音。
ch[ʧ] 和客家话”相同。
D[ɖ] 稍异於[d],[d]的发音是将舌尖抵住上排牙齿,而[ɖ]则是将舌尖抵住上齿和软颚的中间。
e[ɛ] 和汉语中的“ㄝ”()相同。
gh[ɣ] 作出发[g]的嘴型,但试图发出[ɘ]的声音。
H[x] 和普通话中的h相同。如同德语的ch,和gh[ɣ] 的嘴型相同,但更强烈且不发音。
I[i] 和汉语的i相同。
j[ʤ] 和英语中job的j相同,不可念成[j]。
l[l] 和汉语的l相同。
m[m] 和汉语的m相同。
ng[ŋ] 和粤语、客家话闽南语等南方汉语母,置於词首,也可作後鼻音。
o[o] 和法语及南方汉语中的o相同,开口度比普通话的o小。
p[pʰ] 和汉语的p发音相同。
q[q] 和英语的[k]发音相似,但舌根向後拉而碰到悬壅垂。
Q[qχ] 发音方法和普通话的q相同,但要由喉咙发出粗糙、强烈的声音,很像q和H的混合。
r[r] 大舌音,和西班牙语及意大利语中的发音相同。
S[ʂ] 在[s]後马上将舌头向後拉,同普通话的ㄕ(sh)。
t[tʰ] 和汉话中的t相同。
tlh[tˡɬ] 发音时舌头尖端碰触的地方和发t时相同,气从牙齿和舌头间吐出来。
u[u] 和汉语中的u发音相同。
v[v] 和英语及南方汉语语中的v发音相同。
w[w] 和普通话中的w发音相同。
y[j] 和汉语中的y发音相同。
'[ʔ] 如同粤语、客家话闽南语等南方汉语中的入声,在元音後,快速发出元音然後阻止发音。

克林贡语字母表

编辑
克林贡语字母表
范文

克林贡语结构

编辑
在自然语言中,宾谓主结构(OVS)是六种可能使用的语序中最罕见的一种,但是依然有些语言以此种语序为基本语序,像Hixkaryana语(使用于巴西亚马逊河流域的一种语言)、Guarijio语(使用于墨西哥西北部的一种犹他-阿兹特克语系语言)等,在这些语言中,“山姆吃橘子”这句话会看起来像“橘子吃山姆”的样子,许多SVO语序语言的被动式即为OVS(但汉语例外),像“The boy was hit by his mother”(翻译:那男孩被他母亲打了)这句英语中,The boy为动作的接受者,在事实上是宾语,was hit为谓语,his mother为动作者,在事实上为主语,因此这个句子等价于“The boy's mother hit the boy” 一些语言,像巴斯克语德语罗马尼亚语拉丁语、人造语言世界语等具有格变化,因为语序较自由,进而可调换的语言亦有可能使用此种语序,纵使这不是它们本身的基本语序。
克林贡语是电影中外星人的语言,基本上为OVS语序,以制造出一种外星语言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人类却不容易接受。一位叫D'Armond Speers的克林贡语使用者曾经试图让其儿子Alec成为克林贡母语者,他对Alec讲克林贡语,母亲对其讲英语。虽然Alec能完美地发音,但却很少用克林贡语回应父亲。Speers报告说,在Alec5岁之后已经完全不用克林贡语回应他了,于是Speers最终也转用英语和他交流了。[2] 
参考资料
  • 1.    Arika Okrent.In the Land of Invented Languages.New York:Spiegel & Grau,2010:273
  • 2.    Babble On Revisited  .wired.1999[引用日期2016-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