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尺度》后记:良友如镜,照见尘埃

阳志平 心智工具箱 今天

这本书是《追时间的人》的延续。

2015年,我创办了开智学堂(OpenMindClub.com)。它致力于为24~36岁的知识工作者提供一流的职业教育。一个成年人为什么发展不好?可能卡在认知,也可能卡在技能。对应开智学堂的课程体系,就是通识教育与专业技能教育。前者,我总结为开智认知学院的信息分析、论证分析、行为分析与决策分析四大课程与核心技能。后者,我总结为黑客学院、增长学院、写作学院传授的编程、人工智能、写作、产品与运营等具体职业技能。

幸运的是,开智学堂从三年前创办的第一天起,就得到了众多老师支持,包括但不限于本书作者。众多老师深度参与了开智学堂课程体系与社群文化建设。就像丁健老师所言:“在漫长的旅程中,我们时而迷路,时而转向,时而退缩,时而高歌猛进。如果我们幸运,在某时某刻,来到一个智者汇聚的花园,那么在长期的交互中,这个花园和智者就构成了一个群体心智时空。这样的花园,曾经出现在以前的维也纳,曾经出现在以前的巴黎,如今,它出现在我们的手机屏幕里。”

《追时间的人》是开智学堂这座心智花园盛开的第一朵花。它记录了来自开智学堂的100多位博士与终身学习者,在微信群内长达三个月的高密度脑力激荡。感谢读者的厚爱,《追时间的人》荣登2016年豆瓣好书榜。

樱花开遍,疑是白云落山间。开智大会就是这第二朵花。过去三年,认知科学家与认知科学爱好者们每年欢聚一堂,围绕固定主题,探讨认知科学,达成共识。而这本书,正是汇聚了三届开智大会演讲者们的脑力激荡。

从手机屏幕步入线下大会,从三个月到三年,我们的认知,改变了什么,又没改变什么?

讲一个故事吧。首届开智大会,有一位做金融的小朋友在晚宴期间坐在安替老师旁边,被安替老师说得心动不已,毫不犹豫抛弃了金融行业高薪,加入了安替老师的团队。看似这是一个年轻人被理想感召,踏上英雄之旅的故事。

但是结局不同于所有人想象。她跟着安替老师在媒体行业创业一年多之后,又回到了金融行业,因为媒体行业的薪资与金融行业差异不小。虽然最终退回去了,但是这段经历,我相信对她的人生有极大影响。

有时候就是通过这种看似浪费时间的职业生涯出轨,会让你更清楚自己真正的动机。

有时候,你会发现你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有时候,你会发现你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那么,开智三年,又改变了我自己什么呢?

举办首届开智大会时,我并不清楚开智大会意义何在。当初举办时,还碰到经济上的困难。约好的赞助商放鸽子,我正想顺其自然地放弃。不想,陈虎平老师力挺,二话不说,立即捐赠几千元,并劝我发动众筹。短短十五分钟内,收到开智各位老师众筹数万元。不少老师还在感叹,为什么不给自己参与众筹的机会!

于是,就这么磕磕绊绊地联系场地、演讲者,最终,首届开智大会顺利举办。大会成功举办后,我才突然明白,原来,开智大会是一个以认知科学之名举办的异类盛会。

每个年轻人在成为自己的路上,都走过弯路。24 岁到 36 岁这段时间,错过的总是多过得到的;遗憾总是大于收获。绝大多数人放弃了,成为名利驱动的人。但是,总有少数人,坚持走到底,成为内在动机驱动的人。

正因为我是一位异类,我理解那些年轻人走过的弯路;也正是多年来,我离名利远远的,身边反而聚集了一群内在动机驱动的异类。

如果由这些年龄在三十六岁以上的异类来给年轻小伙伴,讲述他们的人生故事,我想,或多或少,会对年轻小伙伴有所启发。

本书作者们多是我认识多年的老朋友,我以为已经足够了解他们,但是通过他们的分享,我发现了他们不一样的心智宇宙。第一届,我在听到安替老师的“时空选择论”时太激动了;第二届,我在听到徐毅斐老师的“慢慢地做一只麋鹿时,当场哭了。创业不易,徐老师在数百人的会场,认真剖析自己作为一名四不像的异类,一次又一次探索的经历,感人至深。第三届,我在听到陈虎平老师的编程大法时,笑了。

三年后,我才发现,最受启发的原来是我自己。良友如镜,照见尘埃。

感谢你,各位师友;祝福你,各位读者。异类遇见异类,内在动机驱动的人,我们在此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