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独立宣言

Larry Sanger 如何与未来相处 Yesterday

我们的数据正被庞大的数字帝国所滥用。我们有必要建立一个由独立个体组成的去中心化互联网取代这些数字帝国,正如互联网最初几十年一样。我们是自由参与的,没有人可以质疑我们采取这一行动的权利。为了说服尽可能多的人加入这场改革,我们宣布推翻旧式互联网的理由。

我们声明,我们拥有不可剥夺的数字权利,这些权利定义了我们可以决定我们的个人信息是否能被他人使用,同时也包括了言论自由、隐私和安全。中心化的互联网架构使得我们大多数人放弃了这些权利,我们要求一个能够尊重这些权利的新系统。彻底的改革是充满困难与分歧,这也意味着这项任务并不容易。这些年来,我们会为互联网的商业化而兴奋,哪怕它是通过我们无偿的沟通和劳动而获益。但是现在已经很清楚,一个冷酷的、秘密的、控制的、剥削的力量在主导着中心化的互联网及其背后的公司。

长期的不公正对待,使得我们有权利,甚至有义务去改革旧式互联网。为了表明我们在这些大公司手中遭受了哪些不公正对待,我们会把真相公开给世人。


他们实行内部审核,以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不是以民主或社区投票的方式的方式决策。

他们基于政治考虑而审查内容或限制用户的权利,并利用其巨大的公司权力来影响全球选举。

他们采用推荐算法投喂人们最具争议的内容,使得公民讨论更加情绪化和非理性化,使得外国势力能够对全球选举产生不合理的影响。

他们要求普通用户同意难以理解的服务条款,却在保护用户合法权利的条款上模棱两可。

他们以一种没有人赞同的方式把个人数据出卖给广告商。

他们没有提供退出这些营销计划的明确的选择。

他们会要求用户接受这类条款和计划,哪怕用户已为产品和服务付费。

他们用复杂且令人不安的方式对用户的内容和行为进行数据挖掘,更多是为了了解用户而不是让用户了解自己。他们也从这些个人隐私中获益。

他们避免使用强大的、端对端加密方式,以保证对用户数据的访问权限,哪怕用户期望完全隐私。

他们拥有了大量的用户数据,却未能遵循信息安全措施,如加密,以至无意或有意向黑客或政府暴露这些数据。

他们出于政治或宗教不公平地屏蔽了一部分用户的账号、帖子和资金,对另一部分用户更加忠诚。

他们有时候会和专制政府合作,以便于专制政府既可以控制信息又可以监控人民。

他们无法提供足够理想的选项给用户以便用户调整其服务,而是更愿意通过操纵用户以获取利益。

他们无法给用户提供有效的搜索信息的工具,以至用户无法在搜索引擎上有效搜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们利用自愿向网站提供提供数据的用户和志愿者,违反隐私的服务条款,通过为他人提供此类数据而牟取利益,也不会将这些数据免费公开和开源,甚至不允许用户匿名或删除自己的数据。

他们没有提供有效工具,甚至是不提供任何工具,以至用户无法按照通用数据格式导出其数据。

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创造了一个个数据孤岛,也没有提供一种共享数据的解决方案,以迫使用户留在他们的网络中,与使用其他的网络的家人、朋友和同时分隔开来。

他们从用户的内容和活动中牟取利益,但通常不与用户分享任何利益。

他们傲慢地看用户看作可被剥削的、被控制的、可被替代的资源,而不是自由的、独立的、多元化的、值得尊重的合作伙伴。


我们一直都在请愿、恳求、诉诸于法律,而那些公司的高管一定很熟悉这些常见的抱怨,但是他们极少公开承认,甚至是极不情愿的。这种病态的处理方式一直在持续,说明了他们并不值得公众所信任。

我们的隐私、安全和言论自由的权利,并不是由任何公司、组织或政府赋予的,而是由独立个体通过自由认可普遍的标准和协议得以实现的。这种巨大的权力通过社交网络笼罩了二十一世纪初,并把我们的数字权利推向了危险的边缘,从而也证明了我们现在必须建设一个崭新的去中心化互联网,以避免权力集中的危险情况。

因此,我们宣布我们支持下列条款。


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原则

1.我们个人有权自由地发表我们的数据,而不必知会任何公司。2.我们宣布,我们合法拥有自己的数据;无论是法律还是道德层面,我们拥有控制自己数据的权利。3.社交网络上的帖子应该像e-mail或博客一样为我们所掌握,而不只是存储在公司或组织的数据库之中。4.正如没有充分的理由,没有人有权窃听家庭私人谈话一样,公司也必须在政府的监督下保护用户的隐私权,同时防止犯罪。因此,对于用户隐私,协议必须支持强大的端到端加密方式或其他良好的隐私保障实践。5.与域名系统一样,订阅源列表应仅受技术标准或协议的限制,而不应根据用户的身份或内容进行限制。6.社交媒体应该是由用户自行决定输入的数据,然后由所有运营商依据通用的技术标准或协议进行分发,就好像像e-mail或博客一样。没有运营商能够自行制定技术标准。具有特殊标准的应用是违反了用户的数字权利。7.因此,社交媒体应聚合多个用户确定的、独立的数据源的帖子,并按照用户的偏好排序。8.任何公司或寡头都不应控制去中心化网络的标准和协议,也不应存在与之相关的单一品牌、所有者、专有软件或互联网位置,因为这将构成中心化。9.用户应期望能够参与新式网络,并享有上述权利,且无需特殊的技术技能。它们应具有操作简单的隐私控制(包括细粒度和粗粒度),自动加密用户隐私,并且使用工具来控制订阅源和搜索结果,这些工具对于非技术人员来说也是很容易上手。

我们认为,接受这些原则是回归互联网的初心,是互联网崛起的基础。任何反对这些原则的人都反对互联网本身。为此,我们承诺遵循这些原则,设计、编程和参与新式互联网,抛弃旧式互联网。

因此,我们,即将签字的互联网人士,郑重发表声明,我们将尽一切努力建设去中心的社交网络;我们应尽可能地传播、讨论和签字本文件[1];我们认可前面所提及的去中心原则;我们将依据这些原则来批判社交媒体公司;我们将在必要时放弃它们的产品,以表明我们对这一事业的声援;我们,无论是用户还是开发者,都将推动互联网更加去中心化的事业。


最后,向Aaron Swartz致敬、祝远方的朋友平安。

References

[1] 本文件: https://larrysanger.org/2019/06/declaration-of-digital-independ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