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前的文章里提到过两种设计方式一种是 Elegant Game涌现式设计(优雅设计), 而另外一种是 Patchwork Game线性设计(复杂设计)。和在游戏设计的领域里一样,大部分的情况我们是使用线性设计的方法来思考。
现在大部分人使用的知识管理方法,基本上都是基于线性设计的方式。

一种类似于图书管理员一样,收到图书,登记入库。建立一个库存目录。

图书管理员式


另一类是基于项目来建立,一个项目下有若干资源。

项目式

这符合人类由自我保护,自我夸耀,节省本能构成的保守倾向。当我们有意识的想解决问题时,便会以线性,符合逻辑的方式来处理信息。我们的理性会引导我们在一条笔直而狭窄的道路上前行,这样会带来安全感,成就感。但是创造新的意想不到的组合的可能性也被抹杀了,这样的方式禁锢了我们的创造力。

我们做知识管理的目的是要建立一种可靠而简单的外部结构进行思考,以弥补我们大脑的局限性。工具不该局限想法或者使想法在创作过程中衰减,而是更有效的促进我们在创作过程产出更多的创造力。

管理自己已有的知识,进行分类,整理,整合,集成等并没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生成新的知识,我们希望已有的知识真正带给我们的是“灵感”,“创意”,“想象力”。

基于这个目的,我根据涌现式设计方案设计了知识创造系统——ATOM MEME,希望可以提供一个更好的表达思考和想法的方法。”




下面我将试图详细的描述:

首先我们进行创造性工作的具体过程是什么样的?
人工智能的学习从原理上是在模拟人类的。从外部输入数据,形成自己的计算模型,然后模型预测和判断未知数据的过程。转换成人类的学习过程:根据外部经验和学习的知识建构自己的思维,然后再去预判未来。不光是人类,所有的物种都是根据感官加工的信息来体验和理解它们所处的环境。这中间需要三个步骤:输入——模型——输出


 
根据我们进行创造活动的过程我把这个系统分为三个部分:包含来源SCOURCE 来源 , ATOM MEME 原子模因,  PROJECT项目 三个部分包含了整个过程:
  



SOURCE来源:“所关注的知识来源,感兴趣的领域“


原则:真实丰富的数据,所关注领域的源头知识,减少垃圾碎片信息。
记住!注意力是有限的资源,你只能关注你真正热爱的领域。具体的方法:
  1. 列出你所有感兴趣的领域与主题,可以尽量的列甚至可以列出几十个来。
  2. 勾选出最关注的3-4项(我建议是3个以内)。
  3. 尽量避免在你没有勾选出的其他领域里投入时间和精力!



ATOM MEME:"与你产生共鸣的知识最小单位”


这个系统的核心!原子和模因两个词代表我对它的定位。原子——最小单位,模因——你所承载的文化基因。

一定要保证它是最小负荷,简单优雅,小而美。这个最小知识单位的用法由来以及,历史上有很多文学家,艺术家,学者。。。都用这种卡片法来进行创作。编剧把它叫索引卡,也有人叫它种子想法。我为什么重新命名?只是不希望用卡片这种形式限制了它真正的目的,对于擅长视觉思考的人可能一张照片。对于一个音乐家来说可能是一段旋律,对于一个漫画家来说可能是一个角色的设计草图。

最关键的是它必须是一个和你产生共鸣的最小知识单位。一个ATOM MEME只有解决一个问题。它一定不是臃肿的,繁杂的,如果信息量大而混杂会导致记忆混乱。保证它们之间可以相互联结。



PROJECT项目:有截止日期的与目标相关的具体任务。


学习的真正目的是将我们的知识转化为有效的行动。

项目就是行动,写一篇文章,画一副画,做一次饭,去一趟旅游,完成游戏设计,。。。。都是项目,项目就是你要具体做的事情,具体的行动。项目就是重要会带来价值,但需要一定挑战和执行才能完成的具体任务。



SOURCE来源ATOM MEME


01——降低输入输出的颗粒度


我们先来谈一个单位的概念。
我们接触的所有知识都有自己的单位,上面的例子互联网是以页面为单位,书籍可以是以本为单位,电影是以1个半到2个小时时长的部为单位,电视剧以45分钟一集为单位,单位这一概念深刻的影响我们如何审视和执行相关的项目。把一个项目的单位当成统一的,孤立的,可量化的东西也许是个根本的错误。一本书,一部电影?一篇文章?对你的意义不在与它载体的单位,而在与产生了多少对你有意义的模因。从这个角度来说一本1000页的书和一张照片对你来说产生的价值跟它的单位没有任何的关系。要用与你产生共鸣的知识单位来界定它。

阳志平结合野中郁次郎等人的研究以及个人实践,将知识创造分成三个层次。如下表所示:


这三个层级可以涵盖我们接触到的所有信息层次。

常规的过程大概是这样:以看一本书为例,我们读一本书,是以整本,整张为单位输入,读完之后写读书笔记或者做一个思维导图,以文件为单位输出。
这个过程输入和输出的单位都是根据你接受的信息为单位的,以线性的方式思考。这样的坏处是:

  • 输入和输出颗粒度都过大,在你需要的时候很难把需要的内容提取出来。
  • 输入和输出的内容都已经和其它的内容结合在一起,会把你的思维固定在它已经存在的范畴里

我现在要求你的做法:

降低你接受信息和输出信息的颗粒度,输入和输出不要拘泥于信息已有的单位层级以ATOM MEME为单位。这样做的好处:大大降低你的认知负荷,方便提取,联结产生新的火花让这些知识真正可以活起来,并且可以任意复用。

02由你选择与你融合


所有的来源知识和信息在没有流经你之前都不重要!重复雷·布莱伯利的话:把自己变成棱镜,让世界烧穿你,将炽热的白光投射到纸上。
就是要把自己变成棱镜,把输入进来的知识与你融合聚焦成一个个有质量的最小的知识晶体。你接受到的meme经由你的折射变成一个新的原子,它是专属于你独特的材料,在合适的时间它就会迸发出生命力。
我看来,读者若全盘接受我写的文章,根本就是毫无意义。只有将文章反复咀嚼吞下,与之融合,让它能为自己所用,才算成为你自己的东西。无论那是我写的文章,还是从小说和电影中汲取的片段,都一样——你做出选择,这件事儿本身就有独创性。尔后,当自己将某物交付给某人时、将接力棒传出时,新的事物就诞生了。只是,这绝非模仿。            ————小岛秀夫
从SOURCE来源到ATOM ,不是简单的拆解,转发,摘抄,保存,搬运。。。那它就只是你精神鸦片!而是一个最小行动的创作过程,把你接受概念、术语、框架、理论,信息通过最小知识单位的形式输出成自己的印象、情绪、记忆、故事、思考。。。。
你接受到的一切包括:书,电影,网络,文章,肥皂剧,所见所感,app,软件,game。。。要把它转换成一个个“可能的自我”,一个个经由你选择的知识晶体。它们是基于你的内在驱动的,你的兴趣,好奇心,和乐趣本身创作出来的一个个你“专属的文化模因”。


ATOM MEME到PROJECT项目



ATOM MEME系统,我们在生成一个ATOM MEME组成的矩阵,在这个矩阵里每一个单独的ATOM MEME可以相互连接,项目(文章也好,作品也好)是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生长出来的。
在线性模式下,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从项目的角度思考,先想到写一篇文章,然后开始找资料,列提纲,润色,完成。
而在ATOM MEME系统,我们写一篇文章的方式是下图这样:


纳博科夫曾经详细分享过他的创作体验:

在小说创作进展的最初阶段,我极渴望储存些草屑绒毛,吃些小卵石。没有人会发现一只鸟会多清楚地预见(假如它有预见的话)未来的巢和巢里的蛋。等我事后想起是什么促使我记下事物的正确名字或事物的点滴时,我所谓灵感已经开始工作了,它默不作声地指向这儿指向那儿,让我积累已知的材料为未知的结构服务。
等突然意识到「这正是我所写的」之后,小说自身便开始成长了;**这一过程是在脑中进行的,而不是在纸上。这个阶段在特定的时刻自然回来到,所以我不用对每个准确的词语有过强的自觉意识。**我感到故事在脑中不慌不忙地进展着铺陈着,我知道细节己在那儿了,事实上如果近看就能看个真切;假如我把机器停下来,打开它的内部,也能看个真切。
但是,我喜欢等,等到灵感为我完成这项任务。我内心会在某个时刻告诉我整个结构完成了。我现在所要做的只是用铅笔或钢笔一记下。既然脑中依稀出现的整个结构已跟画差不多,既然用不着逐渐地从左到右来规划它的适当模样,我便可在写下它的时候把闪光灯指向这个画面的任何部分。我着手写小说不是从头往下写的,……不是依序一页一页往下写的。我是这儿一点那儿一点地下手,直到纸上的空处都填完。
下图是他的作品《微暗的火》结构图

这个过程就是一个涌现式系统的过程,它有以下这些优点

1,促进不寻常的联想
有一种说法: 创造力是把事物联系起来,特别是那些看起来没有联系的事物。斯科特 · 巴里 · 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fman)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中写道: “对不同寻常的联想越来越敏感是促进创造力的另一方法。

2,创造想法的视觉效果改善了远距离联想的能力。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列一个清单来“把一些事情从你的脑海中清除”或者 使用便利贴进行头脑风暴,发现在纸张之间的互动中涌现出了一些想法。
认知研究表明,我们的基本思维方式不是抽象的推理和规划,而是“通过感知和行动与环境相互作用”从本质上讲,我们更容易与环境中的物体相互作用,而不是与我们头脑中的抽象概念相互作用。

3,增加作品的创意密度
在以项目为驱动的线性模式下,我们经常产生一个想法,去写一篇文章,甚至一本书。一个想法创意密度被稀释成一片文章。而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在很多想法中认同删掉一些。

4,方便记忆


结语


这个系统最大的意义也就是:你接受了什么样的模因,经由你之后,你要传递什么样的模因!一本书,一部电影,一部漫画,一个行为,一个app,一张照片,一个新闻,一篇文章,一段对话,一堂课,一个演讲,所有我们收集和接受的信息经由你之后进行自我繁衍,通过一个app,一本书,一部漫画,一个行为,一张照片,篇文章。。等形式被创造出来传递下去。

如果从玩乐的角度来看,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孩子,在玩一大堆乐高玩具。希望你也可以尽情的玩乐,沉浸在创造的心流体验中去!